带着镣铐跳舞

我的助手帮我翻译我的LIFT12演讲。[视频和英文
 

带着镣铐的舞蹈

这个男生名字叫做寒,他从在中国农村长大,他的爸爸和爷爷都是农民。就像其他成千上万的中国年轻人一样,他过去是模范市民。在他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他就牢记共产党的法律,从来不逃课,然后进入了一个很好的大学。当他搬进寝室的时候,他在床头挂了一幅毛主席的照片。只要他像其他中国的大学生一样按照剧本继续人生的轨迹,他在未来就命中注定可以成为一个公务员或者白领。但是有些事情改变了他。

这个人,方滨兴,他另一个广为人知的名字是中国防火墙之父。在这次演讲中我将称他为FBXFBX因为这样一件事情而备受争议:他设计了中国互联网的审查系统。他对于他自己的工作非常骄傲,而且经常举办一些公开的演讲告诉公众关于互联网的危害以及控制互联网的重要性。

就是在FBX的某一次公开演讲中,寒向他丢了鞋子,因此寒加入了全世界用丢鞋子来表示抗议的潮流之中。所以如果你已经知道了这个故事,我觉得你们可能会想,在中国发生这样的事情太疯狂了,在中国你不会想去用让高级官员当众出丑的方式来结束政府的雷达监控。这个孩子就要进劳改所了,他就要在监狱中断送他的20年了,或者他马上就会消失。

 

所以在寒身上发生了什么?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我刚跟他一起出去闲谈过。他正在找工作,所以如果有人想雇用勇敢、独立的且有思想的人,那么他就是你想要的人。

 我和寒见面是因为我很好奇:一个农民的孩子是如何引发了这样一个国际新闻 – 向一个有着世界上最大的互联网审查系统作为后台的政府官员扔鞋子,并且事情发生之后他还可以以自由之身来讲这个故事。


我已经花了过去的几年时间尝试着去弄明白在信任难以培养的情况下,人们是怎么创造并且管理信任。现在我所知道的是,因为信任对于我们做的任何事情都是非常重要的,它并不是我们可以预测的。信任可以因为一瞬间的意识而产生或者被消磨,而且在寒的故事里我们可以看到这个过程。


话题转回来,寒进入大学一年之后,同系的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告诉他:嗨,我知道有一个网页上面有很多关于我们专业相关的知识。

 

寒的朋友推荐的网页叫做推特。寒注册了一个账号。在推特上,他发现很多来自民间的人每天都在自由讨论一些他们发现有趣的事情,谈论的话题从一些愚蠢的文化因子到政治话题。

 

但是推特和其他一些网站一样,从09年开始就在中国被禁了。所以唯一翻过防火墙的途径就是用VPN。但是要得到一个VPN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在中国五亿一千万的网民中只有2%的人知道怎么得到VPN,并且认为他们很特殊而且感到很骄傲。即使FBX对公众自夸说自己是如何用六个VPN检验出他的防火墙是多么牢靠,但是寒很幸运,他不必自己去解决翻墙的问题,在他的推特社区上有人告诉他哪个VPN是最有效的。

 

10 所以他在推特上关注的人基本上都和他有着同样的兴趣。

 

11 他们分享同样的兴趣因而导致他们有着同样的身份,整个社区也因为他们都将翻墙去获取被拦截的信息作为目标而联系起来。

 

12 寒告诉我说自从他和这群有着同样的想法的人联系到了一起,他也认为自己对于他的社区有着责任,他也应该转发那些很好的但是在中国被禁的信息。

就像我们中的很多人一样,每天看推特成为了寒的一个仪式。

 

13 2011年的519日,那个周五的早上下课之后寒拿出了手机开始看他推特。他看到FBX,中国防火墙之父,就要到他所在的城市他所在的大学来给出一个讲座。

在推特上有很多人鼓励其他人在FBX的讲座上给FBX难堪。

这条信息是寒看到的。

 

14 当寒到达了FBX将要给讲座的那栋大楼,他无意中遇到了两个拿着鸡蛋想要用鸡蛋扔FBX的学生。但是他们后来很紧张,事情并没有如计划的那样发生。当学生看着FBX向自己走来的时候,他们发现自己的教授就在FBX旁边走,所以他们害怕了然后把鸡蛋塞到了寒的手中。

FBX经过的时候,寒,没有丝毫犹豫的,转过身然后把鸡蛋扔向了FBX。但是寒没扔中!所以在绝望之中,寒脱下了他的鞋子然后扔向FBX,这一次他击中了。

 

15 我们不知道当时是一幅怎样的图景,这个只是网络上描绘的情境。这个时候,寒意识到自己必须要迅速离开。他冲出了大楼,有一些老师和保安在后面追赶他。当他认为自己已经从保安那里逃脱了的时候,他停下来让他光着的脚从烫人的路上离开,并把脚放在人行道上休息,并且在那个时候在推特上发布了消息

 

16.    “保安来了。十多个人要逮我。

17.   他又开始跑,逃出了校园,然后又开始发更多的推。包括他那起了水泡的光脚丫子。

18.   他一回到寝室就查推特,发现了鼓励他的转推如洪水般涌来。

19.   许多转推都有两个标签(hashtag——#fuckfbx##fuckgfw#gfw是防火长城的简称。至此,他扔鞋一举已经成为国际新闻了。在周末的时候,来自世界各地的信息都涌到推特上,为了感谢他英勇的行为。

20.   他甚至开始收到礼物。像是性感女郎,苹果公司的产品,VPN,泰国旅行,一夜情,一包美国开心果,当然还有一双新鞋子。到底他实际上接受了哪些礼物,只有他知道,我们也只能想象一下而已。这个故事可能看起来只是一个人的勇气,然而在任何时候寒事实上并不是寒一个人这样。

21.   那天还没到他大学寝室之前,寒已经是一个更大的共享信息的群体中的一部分了。

22.   信息带来新想法。

23.   想法最终导向行为。尽管数以百计的人都卷入了转发了在演讲的时候向方滨兴扔鞋羞辱他的号召,但是这个行为的完成并没有正式命令的链条,也没有组织结构图,更没有个人资源。如果想到寒只是一个来自普通农村的连台电脑都没有的孩子,那么他成为信息自由的一个国际性的象征就非常令人惊奇了。

24.   当方滨兴成为许多有关网络审查的笑话的笑柄。为了理解寒如何做到这些事情的,我们就不得不理解在中国语境下信任是如何建立的。

25.所以,这是人们,就想你,我和寒这样的人。

26.然后有了自发组织的群体,诸如维基百科、无名以及突发的推特事件。有很多人感兴趣这些自发组织群体形成的,尤其是根据最近发生的事件来看,比如说伦敦暴乱,占领行动和阿拉伯之春。

27.但是我的兴趣是像寒这样的个人是如何与突生的自发群体同步并且做出决定的。我想知道在他们完全认同一个群体之前发生了什么。
理解这一点,则与人们如何建立信任有关。

28.为了获取

29.他们个人获取以及分享他们并不知道来源的信息

我是一个文化社会学家,我使用深入的人类学方法来理解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如何使用科技。

30.所以我花了很多时间和学生们一起出去,像是买手机然后去肯德基。

30 我花了很多时间和学生们呆在一起,我们一块儿去买手机,一起去吃肯德基。

31 我也和农民工一起生活,做起买水饺的街边小贩, 也观察四周出现的二手手机市场。

32 你也很可能发现我在网吧里玩游戏或者睡觉。我做的所有这些都是为了听故事,就像寒的故事。因为我认为这些故事会揭示很多有关信任是如何在网络上形成的,而我们又是如何社交的。

33 所以,让我们回到这个故事的基本问题:为什么寒没有被抓起来?

事实上当局的确拜访过他好几次。警察甚至请他去喝茶” ——这个说法在中国的意思是,把人灌醉,然后进行恐吓和审问。这在我看来,未免有些可笑。只是在警察做这些之前,他们的确向寒所在的机构施加了很多间接压力。

34 从出生的那一分钟,我们所有人都镶嵌在某个体制之中,比如家庭,性取向,宗教,国家,学校等等。但是具体的方式在世界各地却不相同。在中国,这种镶嵌不仅意味着个人对其自身行为负责,他们所隶属的单位和机构也要对其个人行为负责。

35 这些机构都会负责保管包括非常详细个人资料的档案,而这些档案是不被大多数人所允许接触的。这些档案包括关于个人的一切信息,从考试成绩到道德评议,从个人性格评价道不爱国行为,甚至包括牵涉法律的事件。这些档案全部都被封存在一个褐色的牛皮袋里,跟着你从一个机构流动到另一个机构。寒作为一个学生,他的学校负责为他保管她的档案。

36 所以当警察需要在寒身上施压时,他们没有直接联系寒本人,而是首先联系了寒所在的大学,因为警察相信大学会惩戒寒。机构相信其他机构可以把事做成。

37 此外,警察认为寒所在的机构会纠正寒的行为。因为警察就像其他任何官僚机构一样,他们认为人只存在于机构之中。

38 最终,警察还是直接去找寒了。他们需要信息,他们需要知道寒到底参与了什么反叛组织,他又是和谁一起合作做成此事的。但是寒能指认谁呢?那成百上千来回发推讨论方滨兴演讲地点的人么?还是那些从世界各地提供礼物的人呢?警察们就是不能理解这些罢了。这个事件中根本就没有所谓的中心指挥

39 机构们在认识信任机制,领导机制,权力结构和协议机制完全不同的新兴体系时反应特别慢。就像那个笑话所标明的:当方滨兴指责大学为什么没有告知他,人们在推特上的密谋时,大学负责人回到道:因为我们不知道,推特在墙外,那堵你建起来的墙。

40 但是寒的情况依然很严重,当局甚至联系了寒的家庭成员来给寒施压。但是,寒说自己并没有太担心警察或者大学。他对这些机构已经失去幻想了。当人们对机构失去信任时,由上至下的纠正措施就不在那么有效了。如果你真的好好想想这件事,你会发现这个扔鞋事件得以成功本事就很不可思议,尤其考虑到寒本来只是想作为旁观者的。

41 这件整个事情之所以得以成功,完全是由于这个寒所在的松散无名在的推特集体组织就像一个可以自我治愈的网络。

42 在这个网络中,如果有一环不能运作。

43 另一环会自动补上。当带了鸡蛋的学生们因为太害怕而没能成功履行他们计划时,寒接过了他们组织中的责任并完成了它。寒正像另外两个学生一样对这个充满争议的行为附有忠实的责任,纵使他在最后一刻才真正发现。集体行为的力量正是:集体的决定对全体成员都是有效的。

 

44. 事情并不总按计划进行,这就是自我组织群体的魅力。因为他们通过很适应性和灵活的方式建立信任。这对自上而下的机构来说是个极大的挑战。

 

45.甚至连自上而下的机构能够产生始料不及的后果。尽管扔鞋事件的新闻在网上和国际间迅速传开,但是国内却鲜有人知道。在中国,关于这个事件的信息被迅速审查了。

 

46.在中国最大的微博客——新浪微博上,方滨兴(FBX)的名字是被禁止搜索的。因此,扔鞋的事件仍然只是本地事件。 因为在中国审查制度阻止这条新闻成为国内大新闻,当地警方并没有被施以很大的压力去严肃处理Han.

 

47.但是没有人想生活在巨大的防火墙之下,高墙有时候能够在法律规则缺失或是获取的信息的可实施权利保护的情况下保护人们。

 

48.只有当人们分享在获得或是分享信息的时候不会感觉到危险,信息才能自由的。我觉得很令我着迷的是甚至在有风险的时候,人们找到一种方式,还有资源,而这些资源他们自己并不了解

 

49.要明白这个(指的是社交圈子和社交网络)是如何达到的一个方法,是我们需要探究我们是如何开始信任社交圈子和社交网络的根源。社交圈子是由我们已经认识的人组成的。社交网络则是由和我们没有私人关系的实体组成,比如个人,搜素引擎,网站,或是组织。

 

50.(社交)圈子巩固了我们之间的关系。

 

51.但是(社交)网络拓展了我们之间的关系。

 

52.当信任发挥作用之时,社会圈子建立于已有的信任关系,然而社会网络构建新的信任关系。这两者之间的区别,看起来很小,却和我们如何获取和分享信息有重大关系。

 

53.这张社会图表的言外之意是当我们做出更多的分享行为,比如转发,发布,和评论,那么我们就能聚集更多和我们关系有关的数据,于是我们就能揭示比如共同兴趣,影响,和可预测行为等等。

 

54.绘制这张社会图表背后的数学逻辑是依赖于人们之间的关系是离散型这样的定义出发的。这是有问题的,因为它暗示了社会图表是一个信任网,而且它(信任网)以关系间的联系强度作为衡量信任的一个指标。

 

55. 54是两个完全一样的句子。

 

56. 分享并不总意味着我们信任我们的联系和网络,有时分享意味着我们试图去弄明白什么是信任。 我们弄明白信任不仅是作为一个个体嵌入关系的网中,还在于(作为一个个体)嵌入组织的网中。

 

57.很难用算法来比拟个人或机构的联系强度以及这些附属关系的意义是如何随着时间而改变的。因为这完全依靠一种叫信任的脆弱东西。 它(信任)表露于我们日常生活中不可预知的突发中。

我们能够看到当Han与他的推特(twitter)社区的附属关系迅速增强了,与此同时他越来越不相信之前他一直相信的那些机构了。个体不得不在各种不同的环境中游离,有时候这些环境是厚的(部门庞大),有些是薄的(部门简单),有些更粘(严密),而有些却很松散。

 

有时候这些行为挑战了一个组织的内部一致性。当这种情况发生的时候,权力,这个曾经被认为是天生赋予的东西,受到了质疑。

 

这个过程可以从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一个转发链接,一个@开始。或者,在韩的例子里,从一条推特开始。

 

我们每天接触的信息显得很简单,+1,赞,转发,#号,诸如此类。

 

但同时,这些信息行为又有着不可思议的复杂性。分享信息的行为揭示出了一个独特的想法,即我们对自己分享、获取的信息抱有何种期待,期待这些信息能为我们、他人带来什么。信息行为是人们为了交流所做的事情,也是为了试探他者的反应,为了看看其他人是否注意到了我们分享的信息,以及这种信息是否重要到他人也共同分享了所作的尝试。而且我们不但与认识的人们分享信息以求得安全感,同时也会分享给那些不认识的人。

 

这一点很重要,因为社会的变迁,包括任何集体活动,它们的发生都需要我们从已有的社会圈子中延展出来,进入到其他的社会网络中。这正是社会的意义。这是当下每一个应用软件团队正在试图理解的原则。

 

虽然没有一个清楚标明的道路用以解释陌生或不相识的实体是如何建立联系的,我们没办法做到像算法那样精确。但我们知道的是,这些道路都需要被个人化、被铺就好,而且经过时间的检验。

 

同样地,我们看到行人用最有效的方式创造自己的欲望之路。道路的意义不再是在哪里,而是想到哪里去。我们也看到用户用未知的来源建立自己关于信任的欲望之路。

 

我们开展包括收藏、喜欢、推荐之类的信息行为。这些行为都算作是一种将与人建立联系的风险降到最低的信任探索的行为。

 

欲望之路拉近了社会距离。

 

但事实上,预期到这些道路将在何时、何地显现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正如韩的事例表明的,一开始,人们面前有许多可供选择的道路,但除非是将人们放置在行动当中,否则不是每一次都能确知我们最后坚持的是哪一条道路。虽然没有第二个人向中国政府官员身上扔臭鞋,但韩不是独自一人在战斗。

 

数以百万计的中国人正在获取、关注、转发来自陌生人的信息,这些信息甚至可能是敏感的。这种集体的行为是即将到来的社会信任从实体的社交圈向社会网络转向的标志。新的转向带来了新需求和新机遇。但这种转向对于信任来说是一个双向交换:要从并不认识的人们那里获取信息,你需要先放弃一些东西。而一旦将信息公之于众,它们就成为了可见的存在,这就为他人提供了顺藤摸瓜的可能。

 

在我最近一次和韩见面时,他感觉自己就好像被满世界的僵尸一口口吃掉似的,被吃掉的整个过程缓慢而不易察觉。一旦他被吓坏了,他将不再承担这一切而选择放弃。但在这个过程中,他始终抱有这些疑问。现在他终于意识到这种信息可能出现在世界的任何角落。唯一的问题在于,他真的不知道如何去解决这些疑问。

 

那么,正如中国人说的:带着镣铐跳舞,总胜过从不跳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