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名制威胁中国微博的活跃世界

作家:An Xiao Mina, Tricia Wang

原版: Real-Name Registration Threatens the Lively World of China’s Microblogs

关于“北京时装周”的犀利评论充斥着新浪微博(中国正在流行的一款类似Twitter的服务)的大事年表,记录着政治精英的人事变动和时装品味。

但是,评论家们并不是时尚达人,他们的话题焦点也并非超级模特和设计明星。评论者们评论的,众所周知,正是中共人大代表。

“北京时装周”这一说法更像是对于正在北京召开的一年一度的中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露骨讽刺。 而且,一些人大代表的表现正在使得批评声愈演愈烈:代表们奢华的装束与他们想要表现出的廉洁形象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正因如此,在中国国内最受欢迎而且活跃度最高的微博客服务--新浪微博里,人大代表们正接受着来自网友的全方位的冷嘲热讽。但是,像“北京时装周”这样政治暗语的使用,使得网民在揶揄国家统治阶级的同时感觉更加安全。

闪烁其词在新浪微博上正变得寻常起来。新浪微博和Twitter功能类似,适合进行快速频繁的实况更新,但与大部分美国Twitter用户不同的是,新浪微博的用户并没有生活在一个言论被保护的国家。

但这一切很可能会随着一个新政策的出台而改变。鉴于之前的政策收效甚微,这一更加严厉的政策旨在有效压制网上的自由言论。为了更加加强网络舆论的控制,政府要求新浪及其他几个微博客的注册用户进行实名认证,这一措施将首先在几个城市进行试点。在北京这样的主要城市里,那些在本周之内不进行实名认证的用户将被禁止在微博上发布或者转发状态;而且,经过一段时间的测试之后,这一政策将在全国范围内实行。

微博在中国受到追捧正像它在美国走红一样:在中国5亿网民中,有超过半数人拥有微博账号。就像Twitter(推特)一样,微博在中国成为了新鲜话题实时讨论的阵地。明星、教授甚至是政府官员、警务人员都会每天登陆微博,参与各种各样话题的讨论。大多数的微博都是无关政治且琐碎的内容:比如可爱的小猫,明星八卦和最近热炒的NBA新星“林来疯”。

由于微博在重重国家防火墙的围栏之中运转,它经受着各种形式复杂、细致、微妙的审查机构的监管,而这些也在近期被记录在Carnegie Mellon (卡内基梅隆大学)对新浪微博的研究之中。

审查制度依靠运用先进算法的搜索引擎和成百上千的人力,对违规行为进行实时地监控。如果你发布的主题被认为涉及敏感内容,就会被立即删帖并且不会做出任何解释。如果你搜索一个敏感话题,你会收到一个简洁的提示告知你: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部分搜索结果未予显示。

尽管挑战重重,很多微博用户依然坚持不懈地发布政治评论性的内容,这些内容星星点点地出现在众多无关政治的微博中。精明的用户会通过暗语、内涵图片、“亮点”图片解说和病毒式传播来逃避关键词检索,从众多监管者眼皮子底下溜走。

比如在去年,当蓄着络腮胡子的艺术家艾未未被有关部门拘留,并且成为西方报纸头条的时候,他的名字立刻在中国的微博和搜索中被屏蔽。但是几乎在同一时间,很多用户就快速地把艾未未标志性的面孔和标志性的葵花籽作为自己的头像,病毒一样的传播起来。这些不会被检索方法监测到的图片以惊人的速度被整合,网络审查员很难完全控制他们的传播,因此得以继续存在于互联网上。

最为著名的,莫过于在去年7月温州动车事故发生后,广大网民在网络上组织起来要求政府公开调查结果。在早些年,类似此类的事故真相会被政府控制的媒体迅速掩盖,但是随着微博的出现,抢眼的图片和病毒式的传播,让话题得以在数天内持续被关注。迫于舆论的压力,铁道部的高层官员被免职,政府也公布了动车事故调查报告。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批评声音都是直接针对共产党的。比如,在多次尝试与西门子沟通关于一个设计有缺陷的冰箱失败后,著名博主罗永浩邀请他微博上的粉丝,在西门子公司门前,围观了自己公开砸冰箱的活动。

的确,在中国这样一个警力会迅速镇压公共集会、政府对所有的媒体出版物有最终决定权的国家,新浪微博和其他微博服务提供了一种在中国其他领域罕见的公共讨论空间。

但是面对着“微博实名注册”(微博实名制)政策——相对于从前其他不太成功的方法,一种新的,更严厉的压制自由表达的政策——所有的一切都将改变。我们毫不怀疑,网民们会发掘创造性的方式突出政策寒蝉效应的重重包围,很多人也已经开始讨论可行的策略。尽管如此,微博实名制将毫无疑问地限制那些政治敏感信息的传播,因为,那将会很容易追踪到信息的源头。

更加严重的是,这个政策同时威胁到了更广大并没有参加政治讨论的群众。或者正如许多脸书用户所经历的,有时尽管他们在线分享的内容并不是很有争议性, 实名认证也可能会使微博——这个原本可以自由发泄的放松场所——变得少去很多趣味性。

在中国,微博客已经成为一个非常活跃的,重要且稀少的讨论公共事务的场所。但实名认证对它构成了威胁,对于每一个憧憬着更加自由和开放的人来说,这也是实名认证政策引起他们关注和忧虑的主要原因。